清華印象

【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系列報道】楚文字學:打開塵封千年的先秦文明寶庫

2015年古裝劇《羋月傳》熱播,劇中白綾上一行古韻十足的文字連同主人公獨特的姓氏,喚起了觀眾對先秦楚文化的興趣。影視劇中的恩怨糾葛大多出自今人想象,而在古文字研究者的眼中,出土文獻上的古文字則像是一把把打開歷史塵封記憶的鑰匙,揭秘千年前古人生活的真貌,并串起文字成熟演變的脈絡。

“漢字的豐富性與使用的長久性是人類文化史上獨特而重要的現象,匯聚每個階段和每個子系統的深入研究成果,才能形成對漢字的全面認識。楚文字是先秦文字中最豐富的地域文字,深入研究對于漢字學意義重大。”清華大學人文學院中文系教授李守奎這樣認為。2018年,清華大學獲立12項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并列全國高校首位,由李守奎擔任首席專家的課題“楚文字綜合整理與楚文字學的構建”即是其中之一。

據推測,楚人使用漢字最晚在商末周初,目前發現最早的楚文字是楚公家編鐘和楚公家戈上的青銅銘文,這些文字已經與西周晚期通行的文字拉開差距,形成字體與構形諸方面的特色。作為本課題負責人,李守奎自攻讀博士學位以來20余年一直潛心于楚文字研究,是楚文字學作為一門學科的倡議者與理論框架的主要構建者。

在李守奎看來,楚文字在先秦文字中自有其特點。各種載體的楚文字出土文獻材料豐富,尤其是楚簡,可以與傳世文獻對讀以解決疑難問題,或填補失傳佚書帶來的學術空白,并為先秦文字學、歷史學、中國哲學等各個學科提供直觀材料。同時,楚文字在秦朝就被廢除,即便對于漢代大多數學者來說,已是無法釋讀的“古文”,其自身需要深入研究的空間很大。

在李守奎于1997年完成的博士學位論文《楚文字編與楚文字編歸字說明》中,他全面搜集、整理、考釋了現有的楚文字材料,在此基礎上修訂增補的《楚文字編》成為研究楚文字的基礎工具書,書中觀點也得到了數百次征引。歷史學家、古文字學家、清華大學出土文獻研究與保護中心主任李學勤曾在序中贊其“更多獨具只眼,自出新見”,評價道:“我自己也從中得益非淺,深知其體例妥善,內容豐富,使用便利,不僅是一部重要的古文字工具書,而且是高水平的學術著作。”

古文字字編是研究成果的最簡明表達,但字編不是單純的資料匯集,完成資料收集整理后考釋古文字是更為重要的環節,往往也是判斷古文字研究者能力的重要參考。20多年來,李守奎從未間斷對楚文字疑難字的探索,積累了豐厚的經驗和成果。

2008年,清華大學接受校友趙偉國的捐贈,收藏一批戰國竹簡,即著名的“清華簡”。經碳14測定證實,清華簡是戰國中晚期文物,總體使用楚文字書寫,由于在秦之前就被埋入地下,逃過了“焚書坑儒”的浩劫,故能最大限度地展現先秦古籍的原貌。“清華簡”的出現為楚文字研究注入了鮮活的生命力。作為清華簡整理團隊的核心成員之一,李守奎承擔了多篇清華簡的整理任務,執筆完成《保訓》《楚居》《湯在啻門》《越公其事》等重點篇目與章節的整理報告,并對其他各篇在釋字、釋讀等方面作出重要貢獻。

在匯編、考釋的同時,李守奎進行文字理論升華,通過一系列文章著述探討楚文字與其他文字的演變關系及地域文字的形成過程。“‘楚文字’不僅是戰國文字中材料最多、內容最豐富的地域文字,而且成為了解先秦歷史文化的鑰匙。”李守奎說。

”“ ”“ ”“ ”……這些模樣新奇、筆畫繁復的文字在楚文字研究者的筆下一個個揭開了神秘的面紗,通過對它們字形、字音、用法、頻率的考證研究,先秦時代楚地百姓的生活、生產方式和精神世界也日漸清晰地展現在我們眼前。

隨著研究的深入,李守奎認為建立楚文字學已經成為必要。在2017年《楚文字研究與“楚文字學”的構建》一文中,李守奎第一次全面闡述了楚文字綜合研究與建立楚文字學的構想與具體步驟。

在此前研究成果的基礎上,“楚文字綜合整理與楚文字學的構建”課題研究路徑包括六個環節:全面占有楚文字資料與楚文字研究資料、準確確定楚文字在文本中的音義與用法、對全部楚文字進行個體構形分析、完成楚文字數據庫、完成楚文字字編工具書和構建楚文字學理論框架。下設楚文字綜合整理、楚文字數據庫、楚文字新編、楚銅器銘文與楚文字的斷代研究、楚文字構形與考釋五個子課題,其中楚文字考釋貫穿整個項目始終。

李守奎認為,古文字研究應當“大處著眼,小處著手”,既以宏觀視角把握理論框架,又對每個字逐字考釋,做到定形、定性、定位、定量“四定”,弄清文字的表層結構、音義、在文字系統中的位置、與其他文字的關系和使用頻率,“不能有一個落網”。并不是每一個字都能做到“四定”,全部考訂分析完之后會出現多種情況,還會剩下不同程度的疑難字,對這些文字逐一考釋攻克則是本課題的一大難點。在全面研究的基礎上,課題還將利用新技術、新手段重編《楚文字編》供古文字、書法、漢語史等各專業利用,并建立簡便、實用的數據庫,在支撐本課題完成后面向社會開放。

本課題四位子課題負責人分別來自華東師范大學、武漢大學、吉林大學和清華大學,并與清華大學出土文獻研究與保護中心、華東師范大學中國文字研究與應用中心、武漢大學簡帛研究中心等機構建立合作,計劃于2023年11月結項。

“楚文字雖然因秦代的書同文政策而被中斷了,但楚文字所記載的傳統文化并沒有消亡,楚文字書寫的楚國歷史文化也獨具魅力。”李守奎說,“楚文字書寫的先秦古書,為我們真切了解那個時代的歷史文化打開了一扇窗戶。”他希望通過對楚文字的系統研究推動楚文化研究的深入,進而推動對傳統文化的再認識、傳承與普及。


浙江6十1开奖结果